汪曾祺纪念馆被疑抄袭城市建筑同质化当反思

汪曾祺纪念馆被疑抄袭城市建筑同质化当反思
原标题:汪曾祺纪念馆被疑抄袭城市建筑同质化当反思 专栏 建筑山寨风、同质化背后是创新能力的缺失。 近日,江苏高邮汪曾祺纪念馆被指与位于乌镇的木心美术馆有颇多雷同之处:木纹清水混凝土材质的外立面、主标识位置、蛇形旋转楼梯……但前者设计方同济大学建筑设计院表示,目前的质疑“仅仅选取某一两个片段做比对”,有断章取义之嫌;而木心美术馆设计者林兵认为,雷同之处如此之多,恐怕不是巧合。 国内纪念馆建筑同质化严重 建筑行业有其特殊性,它既强调功能性,也要兼顾形式美感的艺术性。也正因如此,它很难界定原创性,国内至今没有定义抄袭的行业标准。 虽然我国已将“以建筑物或者构筑物形式表现的有审美意义的作品”列入受著作权法保护范围内,但限于技术难点,保护工作仍停留在纸面化的法律条文之上。尤其是强调功能的公共建筑,如医院和写字楼等,形式上的原创性从来都不是关键。但纪念馆与博物馆建筑十分特殊,不但要强调建筑自身的美感,也要与所纪念的人或所涉及的收藏领域契合。 木心美术馆之所以选取清水混凝土作为外立面材料,是因其粗犷坚硬,同时又细腻有可塑性,与生于民国但价值观与艺术观非常现代的木心非常契合。 木心美术馆馆长、画家陈丹青则认为,汪曾祺纪念馆并非抄袭,而是“同质化”。在他看来,虽然在网上选取的照片中,二者确实相像,但都仅仅是局部,实质上仍是两栋不同的建筑。可即便如此,也让他替汪曾祺感到不舒服,因为这是“建筑艺术想象力的匮乏”,纪念馆也因此缺乏深度与独特性。 近年来,名人效应早已成为地方旅游业的重要支撑,各种名人故居与纪念馆纷纷上马建设。有些地方甚至因为名人归属而吵得不可开交,比如诸葛亮的籍贯之争。但在纪念场馆建设中,同质化现象十分严重,它往往只是景区的一部分,收取门票的经济功能大于文化功能,完全与地方历史和人文价值脱节。 其实,在强调建筑文化的地方,博物馆和纪念馆不但是创意的秀场,也是区域文化的最好展现。比如,美国盐湖城的犹他州自然历史博物馆,就强调当地自然景观,在外观上融入大量当地地层状况的元素。德国斯图加特的奔驰博物馆,之所以被誉为最具建筑艺术美感的汽车博物馆,也是因其独创的DNA式双螺旋参观路线。 而在中国,也有堪称经典的作品,比如鄂尔多斯艺术博物馆,外观的未来主义风格营造出一个巨大的时光机器,但内部却又延展了城市空间与历史人文。 建筑同质化背后是想象力匮乏 建筑艺术想象力的匮乏,并非博物馆和纪念馆独有的问题,而是中国建筑行业之痛。正如世界权威建筑杂志《建筑实录》所说:“在中国,人们总是乐于拷贝东西”,潜台词便是缺少创新。 就在前段时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发改委两大部门携手发文,要求各地将市级体育场馆、展览馆、博物馆、大剧院等超大体量公共建筑作为城市重大建筑项目进行管理,严禁建筑抄袭、模仿、山寨行为,并加强自然生态、历史人文、景观敏感等重点地段城市与建筑风貌管理。其背景,正是因为中国城市建筑的模仿与山寨风气。 前几年有人戏称,中国境内至少有10座白宫、4座凯旋门、2座狮身人面像、2座金字塔和1座埃菲尔铁塔,苏州的山寨伦敦塔桥也引发公众批评。而各种四五线城市和县城里的山寨建筑,更是数不胜数。 山寨风的背后,是创新能力的缺失。经历经济高速发展期的中国,几十年间兴建了无数新建筑,但想象力与美感一直是短板,因此陷入了“建筑越来越多,经典建筑难觅”的怪圈。 这与行业的教育背景有关,建筑学科在很长时间里都是工程院校的专利,强调经济实用性,在教学中对美学涉及相对不足。也跟一些城市建筑过于追求快速和功利化有关,“三年一小变,五年一大变”的驱动之下,“城市变化大”成为一种褒扬,不但制造了城市记忆和文化断层,也让建筑很难经得起审美考验。 回到此事,汪曾祺纪念馆是否涉嫌抄袭,还有待业界讨论、评断,但是,如何避免城市建筑同质化,提高建筑设计的审美水平,才是此事的最大价值。 真正的好建筑,理应结合当地的地形地貌、自然环境与人文历史,兼容传统与现代,有着历史与人文印记的纪念馆与博物馆更该如此,这理应成为共识。 □叶克飞(专栏作家)